茶神父频道|葡萄枝对葡萄树的依赖

2022-05-17 20:56   品一口茶  阅读量:139

十五,1~8

 

我是真葡萄树,我父是园丁。凡在我身上不结实的枝条,他便剪掉;凡结实的,他就清理,使他结更多的果实;你们因我对你们所讲的话,已是清洁的了。你们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你们内。正如枝条若不留在葡萄树上,凭自己不能结实;你们若不住在我内,也一无所能。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条;那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他内的,他就结许多的果实,因为离了我,你们什么也不能做。谁若不住在我内,便仿佛枝条,丢在外面而枯干了,人便把它拾起来,投入火中焚烧。你们如果住在我内,而我的话也存在你们内,如此,你们愿意什么,求吧!必给你们成就。我父受光荣,即在于你们多结果实,如此你们就成为我的门徒。

 

本段福音,耶稣借用葡萄树枝与葡萄树的关系形象地指出了基督徒与他和天父的关系。保禄宗徒正是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基督奥体论”。

 

父似园丁,他是天地万物的创造者,他掌管着一切,一切皆属于他,他希望葡萄枝能结出更多的果实来;但葡萄枝结果实的前提是必须要连在葡萄树上,从树干上吸取营养,离开葡萄树的葡萄枝只是枯枝一根,除了投入火中焚烧之外,别无用处。

 

一位基督徒想修齐全的圣德,他的生命必须与基督息息相连。在基督内、在基督的奥体(教会)内,有着基督徒修德成圣结出果实所需要的圣宠养料,任何一位基督徒不可能独自游离于基督奥体之外,靠着“我以为”“我愿意”而走向天国,正如任何一根葡萄枝不可能脱离葡萄树而努力结出果实一样!

 

作为基督徒,大家都知道“枝条留在葡萄树上”的重要性,可事实上,面对四分五裂的基督信仰团体却没见过谁愿意自认离开了葡萄树,既然大家都留在了葡萄树上,又怎么可能四分五裂?那么,到底如何才算是“留在了葡萄树上”?

 

基督愿意借着他亲自建立的教会来保管并分施他为人类赚得的救恩,所以,教会同时兼具神恩性与制度性,在神恩性与制度性之间进行的任何取舍都有违与基督完整共融。制度性的完整以以伯多禄为首的有形团体为保证,任何自以为掌握了比伯多禄的继承人更多真理,而以自己认为对的方式绕开伯多禄的继承人去“赤胆忠心”地忠于天主之人,实际上已离开了葡萄树,这种意淫式的伪忠贞思想只会带动没完没了的分裂——既然你可以绕开伯多禄的继承人去追求真理、去忠于天主、忠于自己的信仰,那么我为什么不能绕开你,以同样的方式去追求真理、去忠于天主、忠于自己的信仰呢?当然,与教宗委任的主教共融是与伯多禄继承人共融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你的主教。

 

只有长在葡萄树上的葡萄枝才能结出丰硕的果实来,但它也不可能企图不经修剪而硕果累累。为能结出更多更美的果实,它需要接受园丁的修剪,正如中国谚语所说的“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一样。

 

被修剪是难受的,但却又是必须的,基督徒应该如何看待这痛苦的被修剪过程?若不是好铁,铁匠不会对你千锤万打;若不是潜力巨大,教练不会要求你趴倒了还要站起来;若不是特种兵,教官不会对你进行魔鬼训练。

 

面对这一切,受训者都明白自己的价值,于是努力挖掘自己的潜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可为什么面对天主对我们的修剪,我们就不明白这是天主要我们结果实呢?逆境挫折中对天主心生怨言者,就像一个顽童,父亲一责打,就怀疑自己不是他亲生的!

 

善神(天主)与恶神的一个重大区别在于,善神任何时候都尊重人的自由,人只有在自由的前提下作出的行为才有价值,那些被邪魔附体的人,他们的行为是在不自觉不自知的情况下完成的,不但没有价值,还严重违反人性尊严。

 

人与天主的恩宠配合的所有行为,百分之百的是在理智清醒的情况下完成的,这才可以称为真正的人的行为。同样的,天主修剪我们,也是在我们愿意的前提下进行的,他要修剪的一定是为我们的永生无益甚至有害的。而我们的人性往往留恋这些东西,因为它可以满足我们的私欲,如果我们舍不得,天主不会强行夺走,一旦我们把这些东西慷慨的交给天主,让他拿走,我们的灵性生命必将蓬勃成长。

 

这种对天主的慷慨,就是我们灵修上讲的“对天主开放”、“天主给的我都要,天主要的我都给”。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