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人死时非常痛苦吗?

2022-05-17 20:44   雅颂文坛  阅读量:166

美文:人死时非常痛苦吗?

作者:石大鹏

 

 

文革时,我作为刑满释放犯,于原籍接受改造。经常听和我不错的老乡宋景华(非教友,但人很正直)谈及人死时的情形,他说:不难受死不了人,对于难受者,受的了,也得受,受不了,也得受,不想受也得受。那时我还从未见过,人死时到底是什么样子,对宋某对死的描述,还真的相信。人死时到底会发生什么?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恢复了宗教生活,笔者曾多次从《圣经》和教会的书中,找寻人死时的境况。一位圣徒这样说:死就像睡眠一样,除了肉体上的病痛和精神上的困惑外,越过此关的人,不会感到巨大痛苦,就如一个极度疲劳的人,躺在床上,很快进入沉睡,死亡对大多数人来说:几乎是忽然来临,以致人,不知道自己已离开了物质世界,进入灵境范围,可以说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是对于不信天主的人,他们临死之前,常会看到病者,似一种无意识的状态,实际上,那乃是因其看到四周一大群面目狰狞的恶灵的面目,以致害怕得连声都喊不出来。反观我们信徒的死,正好相反,因他在自己明白时,就请神父办了妥当告解,恭领了傅油圣事和圣体,他在死前,通常会看到无数迎接他的天使和诸圣,心里充满了极度的幸福感,那时他所爱的已故的亲朋好友,也都被主允许来到他的床前伺候他,等待他的灵魂进入灵界,人的灵魂进入灵界后,善恶立即分开。

 

关于教友的去世,笔者退休前后,曾陪伴四位老人临终时呼出最后一口气,现分别从略如下,与网友们分享:

  

 一、一九九一年十月十八日晚,我与老伴陪伴久病卧床的年近九旬的岳母,我俩一起为老人诵念临终经,因那天她不想东西吃,但老太太安详地躺在床上,无一点痛感,呼吸虽平和,但频率渐慢,当我俩念完临终经时,老人的呼吸越来越慢,最后停止了。接着我俩又念了炼狱祷文后,为其穿上了衣服。老人一生,热心虔诚,虽经历文革时,老伴因圣母军,被红卫兵打死等诸多灾难,但无一句怨言,生活中从不给子女添麻烦,每天念珠不离手,因此天主赏她无痛去世的恩典。

  

 二、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和我住在同一楼群的李翠荣姐妹年近花甲的老伴李钦信,虽是新教友,但信德坚固,在单位是好职工,在家里是好丈夫、好父亲,他以自己的善行,见证了自己的信仰。不幸的是患了胃癌,发现时已是晚期,术后未见显效,扩散后再次住进了朝阳医院(西院)。在病危的数日里,我和老伴每天晚上去医院为他祈祷,给了病人极大安慰。一日晚刮起了七、八级的大风,通知李姐妹次日再去,病人得知我们此晚不去了,表情异常痛苦地说:他们怎么不来了呢?夜里十点时风越刮越大,我们虽脱衣躺在床上,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心怀医院病中的李弟兄,立即决定起来,顶风骑车奔向医院,病人见我俩突进病房,兴奋异常,当时他的口鼻大量出血,我们向他提醒了几句,便为其念临终经。他的两个女儿,一人握着父亲的一只手,同时用纸擦拭父亲口鼻流出的血。虽如此大量出血,而病人表情非常自如,无一点痛感,但经验告诉我们,其生命不会很长了,因此更加为其祈祷。午夜过后,病人突然不出血了,安详地躺在床上,面带微笑,呼吸慢慢停止了。

   

三、我的姐姐,与癌共伍达三十年之久。2009年7月4日平安去世,享年85岁。我是看着她呼出最后一口气的。80年5月,乳腺癌一侧手术全切除,五年后另一侧又发现癌变,再次全切除。术后恢复得非常好,每天与我姐夫天天进南堂参与弥撒,并过看简朴的生活,但对教会的奉献,非常大方,还经常向周边熟人讲解教会道理,相继有二十余人走进信仰。二00二年十一月又发现便血,确诊为直肠癌,于同月22日做了手术,术后虽经多次放化疗,又转移到淋巴癌,腹部一大肿块,疼痛异常,那时正值先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刚刚去世数日,我和老伴及姐夫家人同时求若望保祿二世转祷,当时肿块和疼痛立即消失了。她的生命又延续到2009年7月4日,这天正是七月的首七,特别敬礼圣母的日子,她的圣名叫玛利亚,那天早上,我从南堂为她请了圣体,中午又来了一位神父,在她床前做了一台弥撒,她领了圣血,家里多人陪伴她的床前,为她祈祷,一直到下午2.:30平安呼出最后一口气,走完了她八十五年的人生之旅。巧合的是:这一天正是我二哥晋铎五十五周纪念日。

  

四、我的老伴: 2017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因肺炎高烧,再加上午夜摔倒在卫生间里,住进了石景山医院达十八天之久,院方多次下病危通知书,但此期间,许多人为其祈祷,体温奇迹般恢复了正常,于2018年一月十四日出院,由于摔伤未愈,生活不能自理,加之大小便失禁,为她买了一张翻转起坐电动床,但精神非常好,每天晚上,全家人一起念晚课,读次日的圣经,有时她还领念圣母德叙祷文,耶稣圣心祷文等,三月十三日下午精神比每天都好,告诉我们全身没有一点难受的地方,吃东西,吃药,喝水,和健康人无异,下午四点许,准备念经,将床摇起让她坐着念经,就在这一刹那,她突张大口呼吸,由快渐慢,最后停止了呼吸,前后不足一分钟,在医院就妥领傅油圣事,出院差一天两个月,平安地走完她八十四岁人生,老伴生前退休三十多年,至少三十年每天进堂参与弥撒,一生热心敬主,乐善好施,为弱势群体雪中送炭,向多位需帮助的人积极福传,九户开教的三个在京打工妹,都是她的代女,为此她只身三去山东,亲赴主教府,拜见已故马学圣主教,求主教派神父去九户,喂养初期的小羊,九户小教会的发展和壮大,她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她的去世,三百多九户教友都在怀念她。因此天主赏了她善终之恩。

     

综上所述,我们信仰天主的人,绝非本文开头所形容死亡是如何的痛苦。我们相信死亡绝不是生命的毁灭,而是生命的改变,更是新生活的开始。作为基督徒的我们,面对死亡,只要身上无大罪,或办了妥当告解,领了傅油圣事,不应有惧怕之感,只有通过死亡,才能走向永生。

   

人到最后,都要面临四件事,一是死亡,二是审判,三是天堂,四是地狱,称为万民四末,我们所有信友,每日默想四末,警惕自己,強化自己的信仰生活,积功劳和財富于天上,此乃是走向天乡唯一之归宿也,愿天主永受赞美。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