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期第二周星期四:格局赢了,人生也就赢了

2022-01-19 23:46   品一口茶  阅读量:145

撒上18:6~9

 

当达味杀死那培肋舍特人后,班师回来时,妇女们从城中出来,唱歌跳舞,打鼓弹琴,兴高采烈地前来欢迎撒乌耳君王。妇女们边唱边跳说:“撒乌耳杀了一千,达味杀了一万。撒乌耳因此很是愤怒,这话使他很不高兴,遂说:“给了达味一万,只给了我一千;他所少的只有王位了!”从那一天起,撒乌耳常嫉视达味。

 

以上是今天读经一的前半部分内容。

 

那位强悍的培肋舍特人勇猛无敌,杀得以色列军队毫无脾气,只好高挂免战牌,然而,少年达味却仗赖天主的能力,不戴盔甲,赤膊上阵杀死了他,所用的“武器”仅仅是牧羊人的投石器。然而,他的胜利却引发了撒乌耳对他的嫉视,这是撒乌尔对他的第一次敌意,也为日后俩人关系的恶化埋下了祸根。

 

战胜敌人,解救民族于将倾,本是一件大喜事,奈何却为自己引来杀身之祸埋下祸根,原因有三。

 

一、妇女们的得意忘形

 

达味得胜归来,救人民免于涂炭,妇女们兴奋而歌舞本是再正常不过了,但人可以得意,却不可忘形。得意忘形,祸之所伏矣!歌颂达味就歌颂达味吧,你非得喊什么“撒乌耳杀了一千,达味杀了一万”,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对比了,而是公然打脸,而且打的是君王的脸!以此方式歌颂达味,非恶意即愚蠢。

 

我们有理由相信此时这些妇女并无恶意,只能解读为得意忘形式的愚蠢!这种愚蠢直接将达味架在了撒乌尔的怒火架上。爱一个人,得用正确的方式,错误的爱势必将所爱之人“捧杀”。

 

中国神职人员中有着霸王脾气及巨婴心理的为数不少。在教会内唯我独尊,目中无人,教友作买卖,他拿了东西不给钱,视为天经地义;走出教会,没了神职光环,无法与人平等对话,稍遇困难,便叫教友帮忙解决,自己根本没有处理能力。此种现象虽与本人的修养有关,但岂不同时也是被众多热心教友给惯坏的,培养出来的?

 

二、达味的缄默

 

虽说遭此捧杀之祸,达味纯属躺枪,但达味自己做了些什么呢?不知道他是不是半推半就地接受了?反正没看到他出来制止。

 

功高震主实为大忌,一个人成就越大就越需要低调。低调不是故作的虚伪,而是为自己的局限性留有余地,不抢夺别人对自己成就的帮助。

 

达味杀死了那个勇猛的培肋舍特人,固然是因为达味的勇敢,但上有天主的助佑,下有撒乌尔提供的平台。妇女们高歌撒乌耳杀了一千,达味杀了一万”,固然是事实,但你就这么坦然接受了,岂不是无视上下两层的帮助?妇女们这么唱,本不是达味的错,但倘若他能及时地出来制止,至少在这事件上撒乌尔不会如此愤怒。

 

在没有收获成功的鲜花和掌声之前,人也许可以高尚地宣称自己视虚荣如浮云,但一旦得到了,因为很享受,于是就会合理地认为“这是我应得的”、“事实本来就如此”,于是不再视之为虚荣。此时尤感面对群众的错误崇拜,洗者若翰能坦言“我给他解鞋带都不配”之高尚与难得!

 

三、撒乌耳的心胸狭窄

 

这也是三点原因中最主要的一点。

 

撒乌耳为君王,当时的达味就是一黄口小儿,严格地来讲,连个战士都算不上,面对这种打脸式的对比,撒乌耳心中有所不快也极为正常。但倘若他能有宽广的心胸,事情也不至于此。

 

身份、地位与资历最容易成为骄傲的资本,人容易误以资历当学历,错拿权力当能力,越是身处高位者越容易犯这个错误。他能允许别人成功,但却不能允许别人的成功超过他的成就,他需要的成就感是能在各个方面碾压别人,而不仅仅是个别领域的优势。追求一个不可能的目标,又岂能没有挫折感?挫折之下,只好报以妒嫉,甚至仇恨。

 

法国大作家大仲马与小仲马父子俩皆是世界级的文豪,父亲名满天下之时,儿子尚藉藉无名。随着代表作《茶花女》一炮走红,一时“巴黎纸贵”,小仲马的风头顿时盖过了父亲大仲马,得意之下给父亲写了一封信,说自己的作品如何如何的,字里行间流露着“我的作品比你的作品牛”的得意,父亲不动声色地给他回了一封信:“孩子,我最好的作品就是你!”父亲的大度及智慧令儿子羞愧不已!

 

对于一个人来讲,胸怀及格局要比能力重要得多,格局赢了,人生也就赢了!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