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一口茶:常年期第二主日――变水为酒的奥秘

2022-01-15 21:10   文/品一口茶  阅读量:199

 

常年期第二主日――变水为酒的奥秘

 

2:1~12

 

事情发生在加纳的一个婚宴上。自古以来,犹太人一直以婚宴象征天主与人曾经订立的盟约,在以婚宴象征天人关系的视角之下,我们就不难明白其中圣母玛利亚与耶稣之间关于救恩的“神学对话”。在作者笔下,有关这次婚宴的叙述有着数处令人不解之处。

 

 

一个家庭为儿子举办婚礼,却在大家觥筹交错酒正酣之时缺酒了,这无疑是一件非常令人尴尬的事情。耶稣出手救急,本也可以理解,可是他居然一下子给他们变出六石缸酒来!

 

这石缸是供他们行取洁礼时用的,按当时的情况,这种石缸的容量大约在90~150升之间,也就是说,六缸酒的重量大约在550~800公斤之间。谁家办婚礼能喝得了这么多酒?难道除了救急,还想让他们卖酒致富?

 

不过,如果我们结合在他们的文化中酒是欢庆、生命与快乐的象征之后,就能明白其中的意义了。在旧约时代,欢庆、生命与快乐都是残缺的,不圆满的;只有等到默西来的到来,这一切才能臻于圆满,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加纳婚宴上的酒是默西亚圆满救恩的象征。于是,圣母对耶稣说:“他们没有酒了。”实际上指的是——他们没有默西亚时代的的美酒——他们没有默西亚的救恩。

 

“母亲”与“女人”

 

在叙述构架之下,作者称玛利亚为耶稣的母亲”,但在耶稣的口中,却称她为“女人”。

 

首先,在希腊文化中,“女人”一种尊称,含有“贵妇人”之意,并且还含有亲切的意思,属于礼貌性的正式称呼;其次,本书的开头即采用了与《创世纪》平行的叙述方式,这里的“母亲”与“女人”同样与《创世纪》的“母亲”与“女人”互相呼应,这是新厄娃与原祖母厄娃之间的呼应。这位“女人”是新生命的始祖母。

 

生硬的回答

 

圣母玛利亚对耶稣说:“他们没有酒了。”耶稣居然回答说:“女人,这于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的时候还没有到。”首先,这句话的原文其实并不是像在中文语境中那么生硬,只是翻译的难度太大,在忠实于原文的前提下,中文极难表达出原意来,但倘若用意译的话,它有“好吧!让我来想想办法”或者“不用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之意。

 

其次,“我的时刻还没有到”,要明白这个“时刻”指的是什么时刻,我们需要纵观该部作品才能明白。从整部作品来看,“时刻”和“时辰”多次出现,它们指的是耶稣受光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刻。因此若望把整部作品,特别是神迹,都放在“时刻”这个观点下来看,意思就是只有到了那个时刻,默西亚时代才完全实现,救恩才真正完成。也就是说,只有到了那个时刻,他带给人类的生命与欢乐才能真正实现,而现在时刻还没到,此时解决缺酒(欢庆、生命与快乐)问题确实为时过早了。

 

新娘在哪里?

 

婚宴的描述中先后出现了仆役、司席、新郎,唯独没提到新娘,那么,新娘在哪里?既然婚姻关系象征的是天人关系,那么,默西亚自然是此婚礼上真正的新郎,他的新娘便是他将要建立的教会,一个被称作他“净配”的教会。既然他的“时刻”尚未来到,教会尚未建立,新娘自然暂缺!作者似乎在暗示着,只有到了新郎的那个“时刻”,新娘才会正式出场。

 

没有新娘的婚礼极不圆满,一场残缺的婚礼如何能令宾客尽兴?为参加真正的婚宴——羊羔的婚礼,我们还需要继续等待,等待着默西亚那个“时刻”的到来。

 

总结

 

如此看来,加纳婚宴之上耶稣变水为酒与十字架事件有着密切的关系。作者想告诉我们的是,关键的不是耶稣曾将六石缸的水变成了酒,而是没有他,我们的生命索然无味,只有他进入了我们的生命,才能将我们的“水”变成“酒”,并且是根本喝不完的550~800公斤的酒。而对于这一切,我们所需要做的便是圣母玛利亚对仆役说的话:“他无论吩咐你们什么,你们就做什么。”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