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此相爱|如何令他不再酗酒

2022-01-06 16:46   编辑/良友  阅读量:112

“天主,求祢赐我平静的心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事情,赐我勇气去改变能改变的,和赐我智慧去分辨当中的差别。”

我与酒徒结婚超过三十多年。丈夫的酒瘾多年来一直加重,但我却不知何故没有留意,直到为时已晚。我与他同住,带大了三个孩子,而我的头号敌人——酒精—— 一直常伴左右。事情每况愈下。丈夫辞掉一份又一份工作。终于,提早退休后,他把所有家庭责任也全部放下。

我很想帮助他。我现在知道当时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他晚醉回家时训斥他、检查他的口袋、搜寻橱柜和车库然后丢掉他藏匿的酒、对别人隐瞒他喝酒的恶果、修理他醉驾时损毁的汽车等等。这一切只令情况更糟。这样做我只有保护他免遭他的病态引起的后果。因不必为自己的行为负上责任,他也没必要寻求改变。他两次进入拘留病房,但两三个月后在没有任何得益的情况下放弃治疗。他亦没有采取任何有建设性的行动,如联系嗜酒家庭互助会。

我最终加入嗜酒家庭互助会,所求的只是一个目标:帮助他。我希望能找到办法解决他的问题,使我明白我需要做什么去令他停止酗酒。三年来,我多次止步于本地嗜酒家庭互助会中心的大门。我会研究聚会的时间,然后走开、折返、又再次在门口来回踱步。有东西吸引我到那儿——毫无疑问那是自己的无助和无能。

最后,两年多前,我带着极端失落、无奈和羞耻的心情走进那道“可怕的大门”。“什么事呢?”——我对自己说:“竟然有这种事?我这个具有大学学历的女人,负责任地工作,竟不得不承认我无法面对人生,丈夫是一名酒鬼,我又无力帮助他。”然后又犹豫:“我会遇到什么人呢?酗酒人士的妻子?大家有共通的语言吗?他们又怎有可能帮助我呢?”

                                                       

然而,我在该小组碰到的,他们给我的,是一个真正的奇迹。我碰到感情上,有时是身体上,被酗酒人士伤害的妇女。我认识到新朋友,他们听到我第一句话,看到我第一滴眼泪便支持我,告诉我如何在我的处境中成长。我学到酗酒是一种无法治愈和致命的疾病,虽然没有改变我的丈夫的处方,但我可以改变——必须改变——自己,而不是他人。改变自己,我就可以影响身边的人,包括我的酒鬼丈夫和受伤的儿女。

有赖大家每周聚会,我仍在学习新的功课。没有人要求我必须做什么。每人都只谈及自己的生活和经验。这正是我所做的——有时面带微笑,有时压抑着呜咽。每次,我们从新念一篇宁静祷文:“天主,求祢赐我平静的心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事情,赐我勇气去改变能改变的,和赐我智慧去分辨当中的差别。”有时候,我用自己的言词表达相同的意思:“主啊!求祢阻止我去插手自己无法控制的事情。使我与它们保持安全距离,让我不会再次受伤害。主啊!教我不要忽视依靠我和需要我积极关注的事情。帮助我不要莫视所有我有能力帮助的人。主,赐予我祢的智慧,让我可以区分哪些事情需要我的行动,哪些我没法控制。”

 

除了参加定期的嗜酒家庭互助会聚会外,我也去朝圣,并出席教区和其他地方举办的灵修避静。此外我也接受相互依赖治疗(codependency therapy)。一切都是多亏我嗜酒家庭互助会的朋友,他们已经成为我的第二个家庭。没有其他人可以给予我同样的支持。我知道,如果半夜我走到当中任何一人的门外,一敲,门必打开。在那里我会找到帮助、理解和乐于倾听的心。

至于我的家庭状况,我继续与我所爱的丈夫在同一屋檐下生活,我试图把自己和他的病分隔。自己的痛苦也令我更亲近天主。假如我不是一直为我丈夫身心灵的治愈祈祷,我的信德又会是怎样?我为他的皈依祈祷。虽然他在公教家庭长大,但是他继续与天主作秘密的斗争。不过我会坚持下去,我也知道这不是随我意愿的,而是由天主圣意去决定我们的未来。

看到成功戒酒人士的家庭,为我带来很大的希望。充满爱的婚姻在酗酒噩梦下能幸免于难,而不会崩溃。您可以听到这些夫妇在聚会上、退省和朝圣时的见证。这是有可能的,他们正是活生生的证明。天主的恩宠是伟大的,祂的路不为世人知晓。“主啊,求祢赐予我平静的心……”

作者/德肋撒 (Teresa),一名酒鬼的妻子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