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杂谈|科学是什么(二)

2017-02-21 14:02   李保家  阅读量:129
科学,当今社会划时代的,那么具有吸引力,多么光彩耀眼。它形如人类的身影伴随我们,围绕着我们,牵动着我们。作为现代的基督徒,我们有责任和义务来关心它,领悟它,认识它。

科学与基督宗教
科学与基督宗教原本就有着密切的鱼水关系。鉴于国际著名学府:牛津、剑桥、巴黎……大学,大都出于教会,是她孕育了人类历史上一大批早期科学家:如哥白尼、牛顿、爱因斯坦……他们已被现代社会共尊为科学界的始祖。介此,昔日的科学与教会之间仿佛又像初行在人间茫茫大海中的一轮航船,在舵手的引航下承载着人类社会通向文明与发达。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鱼儿在历史的长河里渐渐地嬉水兴浪,航船历经沧桑,慢慢地、慢慢地随波逐流,船与舵手不知不觉地好似自行分离,但不时地还在似乎相互翘望呼应着,“……我成熟了,……你没用了……”,“……我有真理,我有全部真理……”多么诙谐而又滑稽!科学来源于人类的聪明与智慧,它显然积极反映出“聪明与智慧”源于“天主照自己的肖像造了人”,人有灵魂这一信理,是造物主赐予全人类的一种恩宠。可我们怎能对它产生了陌生感,还有了什么挑战?历史使命没让我们基督徒人人从事科学研究,人人当做科学家,但需我们必须认识科学,洞悉科学的引申与走向。如果我们只是关起门来天天讲真理,年年论天主,科学与真理孰轻孰重,导致我们的信仰重心“偏移与失衡”,就难免说我们是在坐而论道,成为现代化时代的“卖盾人”!真理的强音被我们呼唤出显得是那么苍白无力让人付之一笑,“愚昧迷信”品牌的帽子仍然继续畅销走俏。

科学的历史使命
现代科技覆盖着人类社会,沁浸在我们生活之中。新兴的纳米技术、三D打印技术又可能即将迎来再一次工业革命,人类基因族图谱的破译象征着科学的发展空间一跃登上了月球。从微观世界,分子、原子、及各种基本粒子,微而再微。到宏观世界,太阳系、银河系,以及上百亿的其它星系浩瀚无际。科学的强光已把造物主的创造映照地淋漓尽致。但是,无论科学发展的何等尖端微妙、言不可述,无疑尽涵盖在大自然的“有形无形”的固有之中,以我们人类的有限去面对无始无终的全能无限,也只能是叹而观止……科学的历史使命终究也脱离不了服务人类,印证真理的永恒轨迹。
我们相信,“在起初天主创造了天地”创:1,将个“混沌空虚”化成一个绚丽多彩的奇妙世界交付人类,让我们“……治理大地,管理海中的鱼,天空的飞鸟,各种在地上爬行的生物”创:一,28,这就是展示在人类面前一张张考题,让我们去做答。人类由此沿袭着大自然的本原“真善美”,科学文化才得以相续应运而生。直至今日,许多人热衷于“宇宙大爆炸”的理论以及物种起源“进化论”,只不过是去模拟了天主创造天地万物的“六天过程”;天气预报,地震监测,生物技术,基因工程等领域的应用,足以证明已弥合补救了因原祖父母背命被破坏了的大自然的和谐关系;我们制造出各种类型的“铁牛”“宝马”“一字长蛇的高速列车”……,“飞天鹅”“直升机”……,各式“舰船”,“潜水艇”……等,无不融汇涵盖在“仿生学”的诠释之中。人类在这大自然的学堂里,天主,我们的慈父恩师,您的儿女学生呈现出了一份份您期望的答卷——赞美了您的光荣,回应了您的创造。常言说“老子英雄儿好汉吗”。
 
科学与人类,相互相依。著名科学家——爱因斯坦说过,“没有宗教的科学是瞎子”。用这句至理名言来回答现代社会有人曾说“科学与宗教相悖”的言论可谓是游刃有余,反过来就是我们自己也应该有所深思反省!“科学真好比一架望远镜,在我的望远镜末端,我曾看见天主在经过”——牛顿。它有好比是一台“投影机”,透过它让我们更加清澈地认识真理,科学闪耀着真理的光辉,为彰显天主的全能将大放异彩。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