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 罗马书 第九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保禄的忧苦

1我在基督内说实话,并不说谎,有我的良心在圣神内与我一同作证:2我的忧愁极大,我心中不断的痛苦;3为救我的弟兄,我血统的同胞,就是被诅咒,与基督隔绝,我也甘心情愿。4他们是以色列人:义子的名分、光荣、盟约、法律、礼仪以及恩许,都是他们的;5圣祖也是他们的,并且基督按血统说,也是从他们来的,他是在万有之上,世世代代应受赞美的天主!阿们。 [注1]

天主的忠信常存不替

6这并不是说天主的话落了空,因为不是凡从以色列生的,都是真以色列人;7也不是凡是亚巴郎的后裔,就都是他的真子女,而是“由依撒格所生的,才称为你的后裔,”8即是说:不是血统上的子女,算是天主的子女,而是藉恩许所生的子女,才算为真后裔。9原来恩许是这样说的:“到明年这时候我要来,撒辣必有一个儿子。”10并且关于黎贝加也有相似的事。她从我们的先祖依撒格一人怀了孕;11当时双胎还没有出生,也没有行善或作恶;但为使天主预简的计划坚定不移,12且为显示这计划并不凭人的行为,而只凭天主的召选,遂有话给她说:“年长的要服事年幼的。”13正如经上记载:“我爱了雅各伯,而恨了厄撒乌。”

天主有召选的自由

14那么,我们可说什么呢?难道天主不公道吗?绝对不是!15因为他对梅瑟说过:“我要恩待的,就恩待;我要怜悯的,就怜悯。”16这样看来,蒙召并不在乎人愿意,也不在乎人努力而是由于天主的仁慈,17因为经上有话对法郎说:“我特兴起了你,是为在你身上彰显我的大能,并为使我的名传遍全世界。”18这样看来,他愿意恩待谁,就恩待谁;他愿意使谁心硬,就使谁心硬。19或者,你要问我说:既是这样,为什么他还要责怪人呢?有谁能抗拒他的意志呢?20人呀!你是谁,竟敢向天主抗辩?制造品岂能对制造者说:你为什么这样制造了我?21难道陶工不能随意用一团泥,把这一个作成贵重的器皿,把那一个作成卑贱的器皿吗?22如果天主愿意显示自己的义怒,并彰显自己的威能,曾以宽宏大量,容忍了那些惹他发怒而应受毁灭的器皿;23他如此作,是为把他那丰富的光荣,在那些他早已准备好,为进入光荣而蒙怜悯的器皿身上彰显出来,又有什么不可呢?24这些器皿就是我们这些不但从犹太人中,而且也从外邦人中被天主所宠召的人。25这正如天主在《欧瑟亚》书中所说的:“我要叫‘非我人民’为‘我的人民’,又叫‘不蒙爱怜者’为‘蒙爱怜者’;26人在哪里对他们说:你们不是我的人民,在同样的地方,他们要被称为永生天主的子女。”27论到以色列,依撒意亚却呼喊说:“以色列民的数目虽然多如海沙,唯有残存者要蒙受救恩,28因为上主在大地上,要彻底迅速完成他的判决。”29依撒意亚又预言过:“若非万军的上主给我们留下苗裔,我们早已如同索多玛,相似哈摩辣了。” [注2]

以色列的过犯

30那么,我们可说什么呢?外邦人没有追求正义,却获得了正义,即由信仰而得的正义;31以色列人追求使人成义的法律,却没有得到这种法律,32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他们不凭信仰,只凭着行为追求。他们正碰在那块绊脚石上,33正如经上所载:“看,我在熙雍按放了一块绊脚石,一块使人绊跌的磐石;相信他的人,不至蒙羞。” [注3]


  1. 前八章讲论了天主为人类得救所规定的道路,即是因着信德;可是天主数千年来所恩许的默西亚来临了,以色列人却没有信他,这是为什么呢?天主的恩许,难道因他们的不信,就废弃了吗?难道天主要永远抛弃他的选民吗?这便是9-11三章的课题。其实,这一问题在3章已有所提及(见3注一),保禄在此不过再详加讨论而已。他在这三章内证明:天主对选民始终是忠信而正义的,他们的顽抗和被摈弃,全是咎由自取(10章)。选民的被弃并不是全部的,也不是永久的,外邦人信奉真教后,他们必将信仰基督(11章)。保禄在上章末段,说明天上地下的一切事物,皆不能使他与基督隔绝;可是他为了拯救自己的同胞,如若可能,情愿“与基督隔绝”。由此可见保禄的爱何其伟大!  [继续读经]
  2. 6-29节这一大段证明:一、天主的恩许决不因犹太人的背叛而落空,因为“真以色列人”并不是来自血统的关系,而是来自“恩许”。依市玛耳和依撒格按血统说,都是亚巴郎的儿子,可是天下万民获得祝福,是来自“恩许之子”依撒格,而不是来自依市玛耳(创21:12,18:10)。为此按恩许作亚巴郎后裔的,才是天主的子女。才是“真以色列”(见4:9-22)。二、天主“拣选”人,享有完全绝对的自由,并不在乎人的功过,孪生兄弟厄撒乌和雅各伯的史事便可为此作证:二人尚未出生,天主就已拣选了幼弟(创25:23;拉1:2、3)。三、天主随意“拣选”人,决无不义之处。因为天主有主宰人类的绝对全权;保禄只用了天主向梅瑟(15节)以及向法郎(17节)所说的话,来证明天主如何能利用善人和恶人达到自己的目的,完成自己的计划(15节见出33:19,17节见出9:16);并为加强此点,遂引用了旧约中多次所设的比喻(耶18:6;德36:13;依29:16,45:8-10;智15:7):制造品不能向制造者反问,为何把自己造成这样或那样;同样,人也丝毫没有权利责问天主:为何施恩与此人而不施恩于我。“应受毁灭的器皿”是指顽抗拒信的以色列,“蒙怜悯的器皿”是指那些从犹太人和外邦人中,蒙天主拣选而信仰基督的信徒。保禄为证明此点,征引了两位古先知的预言:以欧2:25,3:1证明天主的旨意,是叫外邦人进入基督的神国;以依1:9,10:22证明犹太人也要进入基督的神国,但为数极少;可是这极少数的“残存者”,将作为以民全体归化基督的保证。见11:25、26。  [继续读经]
  3. 30-33节一段说明以民的背信与被弃,是咎由自取,因为他们没有遵循天主所立的“信仰”大道。33节见依8:14,28:16。“绊脚石”和“磐石”都是指基督:基督为信者是“磐石”,为不信者却是“绊脚石”(玛21:42-44;宗4:11;弗2:20;伯前2:6)。  [继续读经]